近十年間,新興市場貨幣普遍走低,波蘭幣貶值15%、巴西里爾與墨西哥披索亦下跌約40%、俄羅斯盧布與南非蘭德更下跌逾60%。但自2015年底美國升息確立後,新興市場貨幣開始大幅反彈,然目前估值仍偏低,長期投資價值浮現。

先機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基金經理人沛倍強(John Peta)擁有近30年的新興市場債研究經驗,經年累月的研究經驗及投資實力,也造就其基金績效表現優異的成果,他所操作的先機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基金,3月份單月祭出10.31%的優異績效,近一次年化配息率高達8.34%。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新興國家本地貨幣更能發揮基本面改善的優勢,順著新興市場貨幣升值的契機,印尼盾、墨西哥披索、波蘭幣、馬來幣及巴西里爾比重皆達10%左右,再分散配置於其他本地貨幣,如泰銖、土耳其里拉及南非蘭德等。

新興市場投資範圍並不具同質性,各國家的特性差異相當大,因此沛倍強為了替投資人把關,總是採多元分散的原則。目前整體新興市場債則因股市、匯市與大宗商品市場都經歷過一段的跌幅,有谷底反彈機會,尤其持有本地貨幣計價資產,更有機會賺匯差。

因為新興市場各國特性差異大,經理人選擇投資標的與國家的功力就更為重要,經驗需要歲月的累積,長期研究同一個市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沛倍強從1987年起研究新興市場債券,長期研究新興市場債券所累積的經驗也締造優異的挑選能力。

系統性評選國家的模型也更顯重要,沛倍強的新興市場債券團隊,以常見因子類別建立個別國家模型,範例:巴西模型價值就含括了央行政策利率、央行政策利率預期、通膨預期、通膨意外指數。

沛倍強指出,風險與報酬的三項主要因子分別為外債、本地利率、貨幣。在「外債」部分,包括:負債/GDP水準、融資需求、外匯儲備,用以分析個別國家的償付能力與流動性分析模型;「本地利率」則包括央行政策利率、通膨、G-3國家利率水準,用以分析個別國家的多重回歸因子模型(包含信用風險);「貨幣」包括經濟成長、市場動能、殖利率,用以針對成長差異性的基本面分析,市場動能的技術面模型分析。

(工商時報)

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

D777836DBBB003B3
創作者介紹

qyia262ult的部落格

qyia262u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